敛舟 - 第8页 掌院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第5章 生辰的礼物

    舒云慈的眸子缩了一下,“绝无例外?”

    怜君很坚定地摇头,“绝无例外。”

    舒云慈望着那个装着竹葵天心藤的木匣子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公主,恕奴婢直言,公主固然天分极高,但这世上有些东西还是不要挑战的好。”怜君已经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舒云慈微微抬起头,“你觉得我会用这种法子来练功?”

    怜君没说话。她是医女,医术以外的事情她不会多言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替我担心,我要练功还需要用这么笨这么危险的法子?只有蠢人才会这么练功。”她朝身边的丝瓶看了一眼,丝瓶过来抱走了木匣子收好。

    怜君低下头,“公主如果没有别的吩咐,奴婢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不会说出去的。”舒云慈手里已经在摆弄其他药材了,这句话声音也极小,小到怜君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奴婢告退。”她没有答舒云慈的话。

    丝瓶见人走了,过来道:“公主当真相信怜君?”

    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有人看中了怜君,你猜是谁?”舒云慈饶有兴致地问。

    丝瓶老实摇头。“奴婢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笨!”舒云慈做了个鬼脸,“猜不到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丝瓶被自家主子这么孩子气的样子吓到,一口气噎住,噎得直咳嗽。

    到底丝瓶也不知道到底谁看中了怜君,让舒云慈这么信任。舒云慈也确实没有告诉她,让她一直狐疑着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礼物大部分都已经登记入库。幻玉宫比之前的宝湖苑大了很多,库房自然也大,装了这么多赏赐还有地方。舒云慈去正殿陪着钟昭媛说话,正赶上钟昭媛的补药熬好了送过来,舒云慈顺手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慈儿,我自己喝就行了。当心你身上沾了药味,你不喜欢的。”钟昭媛要伸手,被舒云慈格开。

    “娘,难得今天我不用去上课,就让女儿侍候您一回,尽尽人女之孝。”她用银勺轻轻搅动着汤药,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几下,放到嘴边喝了一小口试试温度。她似乎觉得汤药还是烫,又吹了几下,这才将银勺送到钟昭媛嘴边。

    钟昭媛看着女儿的动作,这些事女儿并不常做,此刻做来,竟然不见半分生疏,这孩子太聪明,做什么都像模像样的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舒云慈见母亲只是看着自己,并不张嘴,忍不住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钟昭媛回神,急忙张嘴。谁知这一口汤药还没喝到,勺子已经落下,洒了她一身的汤药。

    “慈儿!”钟昭媛没空管自己的衣裳,她看到舒云慈突然口吐鲜血昏倒在自己怀里,吓得她声音都是颤抖的。“来人!快来人!”

    远明帝舒弘业正在换礼服,今天是爱女的生辰,他要盛装出席。刚刚换好崭新的礼服,就有小太监跌跌撞撞进来禀告:“启禀皇上,泽隐公主吐血了!”

    远明帝愣在原地,“你说什么?泽隐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太监口齿伶俐,虽然被吓得脸色煞白,还是道:“刚刚幻玉宫传来的消息,泽隐公主吐血了!现在太医院的太医们正在赶往幻玉宫,昭媛娘娘派人请皇上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摆驾!”远明帝两个字说完,人已经一阵风一般出了熙华殿。

    幻玉宫里,太医院所有当值的太医都在,院判方铭已经给陷入昏迷还在不时吐血的舒云慈诊过脉,确诊是中了毒,而且是剧毒。他用祖传的金针帮助舒云慈暂时镇住毒性。满头大汗的老院判刚出来就看到了面沉似水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泽隐怎么了?可有危险?”远明帝问。

    “回禀皇上,公主所中之毒极为凶险。若非公主自幼习武,有内力护体,此刻已经救不回来了。饶是如此,这毒对公主的身体损害也极大,微臣和其他太医们一定尽力医治,但是到底能不能救,还请皇上恕罪,此乃天定了。”老头说了半天,就是尽人事,听天命的意思,换句话说,能不能救活舒云慈,他也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远明帝没有打扰太医救治,他进入正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舒云慈。在皇帝的印象中,除了舒云慈的婴儿时期,他就没怎么看到老实躺在床上的舒云慈。这个小娃似乎永远活力充沛。不是四处调皮的那种活力,而是永远在学习东西的那种活力。她对于每一件事都感到好奇,都想知道背后的缘由。随着年纪的增长,舒云慈眼中的光亮却越来越少,远明帝知道,她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,对于事物的好奇心也就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这个女儿有野心,而且是无穷无尽的野心。这一点远明帝非常清楚。他觉得这没什么不对。身在帝王之家,如果只想当个富贵闲王,那真是不配得到他的宠爱。所以他迟迟不立储,群臣猜得不错,他确实想给舒云慈一次机会,他想知道舒云慈能不能比皇子们更能托起隐国的未来。

    如今,这个自己属意的未来接班人竟然这样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,这让远明帝如何能够接受?

    他微微抬头,看到了守在床边正在抹眼泪的钟昭媛。“泽隐怎么会中毒的?不是让你好好照顾她吗?你连一个孩子都照顾不好,怎么当娘的?”

    钟昭媛看到舒云慈吐血的时候已经被吓掉了半条命,这会儿她只有寸步不离地守着女儿,别的也做不了什么。远明帝的责问,让她立刻起身跪倒在地,“皇上息怒,是臣妾无能,是臣妾害了泽隐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