敛舟 - 第402页 掌院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闻弦歌看着曾经是自己家的可爱团子如今这副模样,都心疼死了。但是顾离是开心的,确实,她在武学上的天赋太过突出,甚至舒云慈都要承认,连辰絮在武学上的天赋都要逊色一筹。

    转眼又是年下,学生们欢欢喜喜地下山回家过年。夫子们也大多离开了,剩下几个不想回家的,无家可回的都留在了山上。周纤张罗着在山下杀了一只年猪,让山下农户运了上来。周大厨亲自上阵,煎炒烹炸给剩下的几位夫子置办了一大桌年夜饭。

    年后学生归来,书院开学,结果没出两天就出事了。学生的家人是可以给自家孩子送东西的,但是要经过书院的检查。而学生开学时候带过来的东西,是不会被检查的。

    开学第二天,舒云慈正在盛辞的房间里品茗,正在惬意的时候,江封悯突然闯了进来,脸色都变了,“辰絮出事了!”

    舒云慈立刻起身,“人在哪里?”是人在哪里,而不是问出了什么事。能让江封悯都变了脸色,必然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江封悯一指外面,“血蚕那里。”

    此时在血蚕的房间里,辰絮一张小脸金纸一般,完全失去了人的颜色,口中不断吐血,早就昏迷不醒。在院子里,夫子们差不多全来了,还有几个入室弟子也都在一边站着,景含幽的小脸煞白,明显是被吓到了。顾离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,只是听说大师姐出了事,她就眼泪叭嚓地跑过来,却被夫子们挡在门外。此刻面前这道门,只有能救辰絮的人才有资格进。

    第180章 完结

    舒云慈迈步进了房间, 看到辰絮的身上已经插满了金针, 人却还在一口一口呕着血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血蚕抹了把脸上的汗, “中毒了,毒气已经攻心,随时都会致命。”她是最好的大夫, 所以她从来都只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救?”舒云慈也没有废话,她在这里, 血蚕在这里, 就一定能够救回辰絮,她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血蚕也不废话, “我已经封住她的心脉,你用内力帮她将毒逼出来。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辰絮人还小, 舒云慈那样强大的内力一股劲使出来, 就能直接要了辰絮的命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舒云慈刚要上床,江封悯拦了一下, “云慈, 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舒云慈摇摇头,“我来。”不是她不相信江封悯,这时候她已经不能相信任何人, 她只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血蚕和江封悯帮忙将辰絮扶起来盘膝而坐,五心朝天。舒云慈双掌抵在辰絮的后心处, 内力缓缓输入辰絮体内。

    血蚕递给江封悯一方帕子, “给她们俩擦汗吧。我去配药。”从辰絮被送进来到现在, 她才有时间去药室配药。

    血蚕一出门, 院子里所有人都为了上来,询问辰絮的情况。血蚕回头看着房门,“看掌院能不能护住自己的徒弟了。”这话一出,好多人心都凉了半截,连血蚕都不肯说句实诚话,可见辰絮的情况是多么凶险。

    景含幽握住自己微微颤抖的手,她是亲眼看着辰絮倒地昏迷吐血的,那种感觉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,突然扼住了自己的喉咙,越来越紧,越来越紧,紧到她想哭都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突然,她的手被另一只手握住,一双蕴满眼泪的大眼睛出现在她眼前,“含幽师姐,大师姐会不会死啊?”顾离可怜巴巴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景含幽突然抱住顾离,就像溺水的人抱住最后的一块浮木,她要告诉顾离辰絮不用有事,也要告诉自己辰絮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温无影朝着冷微之摆摆手,冷微之过来将两人都带走了,临走时还捎上了冯静苏。

    孩子们都走了,夫子们的表情却愈发凝重。花漪红第一个离开了,她的身后跟着岳盈汐。肖长语也拉着陶清篱默默走了出去,谢玉裳掐指算了算,什么都没说,走了。

    舒云慈为辰絮逼毒是个漫长熬人的过程,一向没有耐心的她竟然一直熬到了半夜才将辰絮体内的毒逼出来。从床上下来的她此时脸色也未见得过好看,不过那股子霸气还是不减。

    血蚕给辰絮为了一碗药,黑黢黢的也不知道里面加了什么,这些舒云慈都没有兴趣打听,反正血蚕说辰絮的命保住了,那就必然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“云慈,你要不要休息一下?”江封悯太了解她,这个时候舒云慈心里不是疲惫,而是愤怒。这一腔怒火不发泄出去,估计她是不会睡觉的。

    “去找盈汐和小红。”舒云慈面沉似水,连江封悯都不敢太多话,只是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岳盈汐和花漪红出去就是去查谁给辰絮下了毒。飞叶津开院至今还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,两人身在律堂,必须详查。

    舒云慈过来的时候,花漪红道:“是荥国的钟玉静。钟家是香料大家,她回来时带了忘灵香。”

    忘灵香,是很难得的熏香,大家闺秀多喜爱用来携带。然而辰絮天生闻不得忘灵香,体质相克,忘灵香于她就是致命毒药。

    当年易国送公主入飞叶津的时候特意叮嘱过这件事,当时大家也很慎重。只是因为这几年却是都没有学生带忘灵香进入书院,所以大家都忽略了这个问题,差一点就害死了辰絮。

    忘灵香一事,只有舒云慈和少数几个夫子知道,并没有对外公开。出了这种事,也怨不得钟玉静。

    舒云慈吃了个哑巴亏,心中终究不爽。只是稚子无辜,她不甘心也只能作罢。“小红,院规加上一条,不能携带忘灵香入书院,违者即刻逐出书院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