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冥老鱼 - 第两百四十五章 写而优则仕 我要做驸马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老朱背着手走到朱标和朱允熥面前,先是看了看朱标手中的三国志,又看了看朱允熥手中的史记,最后竟然气极而笑道:“你们是不是觉得朕老糊涂了,打算用这些来糊弄朕?”

    看到老朱发怒,朱允熥立刻悄悄的躲到朱标身后,毕竟这时候当然得让当爹的挡在前面,朱标也想躲,可发火的就是他老爹,所以他想躲都没地方躲,于是这时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在那里,同时悄悄的向旁边的李节使了个眼色求助。

    “殿下,刚才我都已经全招了,您还是实话实说吧!”李节双手一摊无奈的道,他哪知道朱标父子二人竟然玩这一手,事先三人根本没有串通好,这时再想串通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朱标听到李节的话也面露尴尬,当即向老朱认错道:“儿臣错了,这就让人把书取来!”

    随着朱标的一声吩咐,立刻有人快步去取书,这让老朱气的再次瞪了朱标一眼,不过也懒的和他们再计较。

    很快书稿取来送到老朱的面前,看着这份手写的书稿,老朱也有些疑惑,不明白它为何有那么大的魅力,竟然让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为它彻夜不眠,特别是从小不喜欢读书的朱允熥,竟然也会沉迷于书中,这可实在让人想不通。

    于是老朱伸手拿起书稿看了一下,开篇就是东汉末年的黄巾之乱,对于这段历史,老朱也十分熟悉,因为许多说书人都喜欢说三国的故事,老朱几乎是从小听到大,后来他识字之后,还特意看过三国志,不过在他看来,无论是曹操还是刘备、孙权,三人虽然都有各自的优点,但缺点也很明显,这也是三国未能一统,最后让司马氏捡了个便宜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书中内容的展开,老朱也惊讶的发现,这本书不但开篇宏大,里面的故事也十分生动,每个故事中的人物也极为鲜活,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身临其增,与三国中的人物对话一般,这也让老朱也慢慢的坐到位子上,仔细的翻阅起这本三国的故事。

    看到父亲竟然也认真的看起这些书稿,下面的朱标也不禁松了口气,朱允熥这时也从朱标身后探出头来,看到祖父的模样也是嘿嘿一笑,随即看向李节,李节则对他们摆摆手,示意他们不要打扰到老朱,免得他生气。

    朱标和朱允熥当然明白,于是三人退到一边默不作声,只能以眼神交流,老朱则坐在那里认真的翻看着书稿,有时看到精彩之处时,也忍不住拍案赞叹,让人看着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不过老朱的自制力却不是朱标和朱允熥能比的,他仅仅翻看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,就强制着自己从书中脱离起来,随即抬起头看向李节问道:“此书是何人所著?”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此书的作者名叫罗本,字贯中,现在就在我府上作客,我也正准备将他所著的书籍印刷出来。”李节立刻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罗本?”老朱对这个名字感到十分陌生,随即再次道,“从他所写的书中可以看出,此人必定胸有韬略,不知他可否担任过官职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节闻言也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道,“罗老先生曾经在张士诚手下做过幕僚,只是后来看张士诚不能成事,于是就离开了,后来因为担心朝廷追究这件事,所以一直没有考取过任何功名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呢,原来是张士诚手下的人。”老朱闻言也是轻笑道,不过他并不打算追究,毕竟之前连张定边和邹普胜都他都没有追究,更何况一个小小的谋士。

    “那他现在多大年纪,家住在哪里?”老朱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罗老先生年过花甲,之前一直四处奔波,想要将自己所写的书籍印刷成册,可惜却一直没能成功,后来我听说这件事后,这才邀请他来京。”李节再次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年纪这么大还居无定所,能在如此落魄之下还能胸有宏图,倒也十分难得!”老朱闻言也不禁夸赞道,随后只见他来回走动了两趟,当即向朱标吩咐道,“太子你安排一下,这个罗本不是想印书吗,就把他安排一个印书局的职位,让他亲自督促尽快把这本三国印刷成册!”

    “儿臣遵命!”朱标闻言也是立刻应道,看来老爹也被三国这本书的魄力所征服,非但没有怪罪自己,反而还给罗本安排了官职,不过这样也好,传出去说不定还是一桩美谈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父皇,这些书稿是不是……”朱标这时忽然又有些犹豫的看向老朱桌子上的书稿道,如果要印书,自己是不是要把书稿带走?另外他到现在也只看了一少部分,剩下还有一大半没看呢。

    不过老朱却是大手一挥道:“你们先去安排罗本的事,等他上任做好准备后,再来找朕要书稿也不迟!”

    这下朱标和朱允熥都露出失望的神色,显然老朱是想把书稿留下自己看,这下他们只能等到日后印刷出来后再看了。

    李节看到朱标父子失望的模样却是暗自好笑,他倒不急着看三国,毕竟前世他已经看过太多遍了,书中的情节他几乎都是倒背如流,不过日后等到三国初次印刷发行时,他一定要多收藏几套,毕竟这可是三国演义的首发版,绝对有着巨大的收藏价值。

    朱标与李节三人被老朱赶出来后,也立刻乘车来了李节家中,李节是想把老朱授官,而且还让印书局来印刷三国的好消息告诉罗贯中,朱标则是想见一见罗贯中本人,顺便也让他早点上凭,这样也能早点把三国印刷出来。

    罗贯中这时也正在修订水浒传,当看到李节三人进来时也立刻放下笔站起来,朱允熥他昨天已经见过,但朱标却是第一次见,不过他看到李节和朱允熥都站在朱标两侧,显然是以朱标为首,这让他对朱标的身份也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罗老先生,这位是太子殿下!”李节再次为罗贯中介绍道。

    虽然罗贯中已经猜到朱标身份不凡,但当得知眼前这个中年人竟然是太子时,他还是吓了一跳,当即上前行礼道:“老朽拜见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不必多礼,昨晚我见到你的书稿后,对老先生也是惊为天人,今日冒昧来访,还请老先生不要见怪!”朱标也十分客气的向罗贯中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太客气了,老朽无德无能,当不得太子如此夸奖!”罗贯中再次受宠若惊的道,朱标对他的夸赞实在让他有点受用不起。

    “罗老先生,告诉你一件好事,你的书稿被陛下看过后,陛下也对您的书大加赞赏,现在已经下旨,让您去印书局任职,专门负责将你的书印刷成册,太子来见你就是为了这件事!”李节这时也不再转弯抹角,当下直接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陛下……陛下他也看了我的书稿?”罗贯中闻言更加不可思议,甚至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在做美梦了?

    “罗老先生不必怀疑,父皇既然已经开了金口,自然也再无更改的可能,只要你愿意,随时都可以到印书局上任!”朱标这时也笑着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罗老先生,听说你还写了其它书,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看看?”这时朱允熥也忍不住问道,三国的书稿被他爷爷拿走了,幸好刚才他听李节说罗贯中还有其它的书稿,所以他这时也急着想要看一看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我这里还有我老师所写的水浒传,只是未能修订,我这几年也一直帮着老师修订这本书。”罗贯中说着也指了指书桌上自己正在修订的水浒传。

    不过李节闻言却有些担心,因为和三国演义不同,水浒传的草莽气更浓,因为它本来就是一本写造反的书,朱标和老朱身为统治者,对这种造反肯定十分反感,当然这也要看朱标他们的气度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后世的康麻子爷孙那么小气。

    朱标并不知道水浒传是什么书,当即也兴致勃勃的拿起书稿看了起来,刚开始倒还没什么,不过随着后来剧情的展开,他的脸上也露出几分尴尬的神色,身为太子,看着一本主角全都是造反之人的书,实在让他有点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不过相比朱标,朱允熥却看的津津有味,甚至他觉得这本水浒更合他的胃口,特别是看着书中的各个角色快意恩仇,大口吃肉大碗喝酒,简直爽快之极。

    李节看到朱允熥的模样却有些担心,正所谓少不读水浒,因为水浒中的一些观念实在是有点歪,少年人三观未定,若是被水浒中的观念影响,很可能会走上歪路,看来自己以后得注意一下对朱允熥的引导,免得他走错了路。

    不过朱标虽然造反之事本能的有些排斥,但也发现这的确是一本好书,甚至不在那本三国通俗演义之下,这让他也不禁再次赞叹起来,这让李节也放下心来,看来朱标的胸襟还是十分宽广的,完全不必担心水浒传会被列为禁书。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