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冥老鱼 - 第两百四十六章 男人不能说不行 我要做驸马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朱元璋的心胸远比李节想像的要宽广的多,后世传言朱元璋在位时,曾经发动过多次文字狱,但后来却被人证实全都是假的,比如给太学提匾额的詹希原,在因文字狱被斩后的第二年又复活为朱元璋的御碑亭撰写碑文。

    另外野史中还说朱元璋十分忌讳“光”和“秃”等字眼,因为他曾经做过和尚,但事实上老朱对自己的出身从来没有任何隐瞒,甚至他刚登基时,有人还建议给老朱祖上寻亲,说他是朱熹的后人,但老朱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,因为他就是他,根本不用给自己寻找一个有名望的老祖宗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曾经做过和尚这件事,老朱也从不避讳,连皇陵的墓碑上都记载了自己出家的事,而且他登基后对僧人也颇为宽容,不但兴建了不少寺庙,还给每个儿子身边也配了一个和尚,比如朱棣身边的姚广孝,就是老朱指派给他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老朱的内心是极为强大的,在他心里,自己就是那个出身低微,甚至做过和尚、要过饭的朱重八,可那又怎么样,他依然在乱世之中飞速崛起,打败了各个强敌,更把蒙元赶出了中原大地,这种前无古人的功绩,也是老朱最大的信心来源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老朱在看完三国后又看了水浒,对于这本满是谋反字眼的“反书”,老朱非但没有贬斥,反而大加赞扬,因为他觉得若是皇帝无道,活不下去的百姓自然要造反,他自己就是以造反起家的,对这种事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,因此他当即下令,将水浒传与三国演义一并印刷成书。

    罗贯中多年的心愿一朝达成,当即也去了印书局赴任,印书局的全名叫做皇家印书局,其实就是个专门给皇家印刷书籍的作坊,只不过是由官府管辖,里面的工匠技艺精湛,印刷出来的书籍也极为精美。

    李节还特意陪着罗贯中一起上任,不过到了印书局他才知道,虽然活字印刷早在宋朝就已经出现了,但是因为活字印刷有许多的缺点,所以大明这个时期依然以雕板印刷为主,特别是皇家的书籍要求很高,只能用雕板来印刷,活字印刷根本达不到皇家的要求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皇家的印书局养着一批技艺精湛的雕刻匠人,另外还有一个专门的库房存放着各种书籍的雕板,比如一些常用的书籍,它们的雕板往往还不止一套,如果有需要时,印书局就可以直接把雕板拿出来直接印刷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情况,李节也暗自摇头,但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,虽然他知道活字印刷才是日后的主流,但活字印刷的确有一些问题,现在只能印刷一些要求不高的书籍,如果想要推广的话,就必须想办法解决活字印刷的问题,不过李节现在也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。

    就在罗贯中去印书局上任后,李节也恢复了往日的生活,上午去宫中,要么去见老朱商量一些事情,要么是去朱标那里,下午则陪着朱允熥出宫,偶尔他也会打听一下朱樉的情况,据说朱樉得到老朱的召令后,估计也知道这次有麻烦了,于是在路上磨磨蹭蹭的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李节刚进宫中,结果就被朱允熥拉到大本堂旁边的书楼,只不过看朱允熥的样子,似乎一脸的不高兴,好像有人惹他生气似的?

    书楼是李节和朱玉宁相会的老地方了,所以他来到这里十分高兴,也懒的问朱允熥为什么不高兴,迈步就进到书楼中,果然一眼就看到了朱玉宁,不过让他意外的是,朱玉宁身边还有一个女子,正是应该被关在宗人府中的蒲城郡主。

    “陛下放你出来了?”李节看到蒲城郡主也不禁十分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刚放出来,据说我父王已经到凤阳了,估计很快就要到京城了。”蒲城郡主微微一笑回答道,虽然被关押了这么久,但她风采依旧,好像丝毫没有受到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“那可要恭喜你脱离苦海了!”李节当即向蒲城郡主拱手道,随即又看向朱玉宁笑道,“玉宁,你找我可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在朱玉宁面前,李节可不敢和蒲城郡主说太多话,免得她再吃飞醋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,只是雪晴恢复自由,当然要向你感谢一番!”朱玉宁眯着眼睛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毕竟蒲城郡主是你堂妹当然也就是我堂妹,都是一家人用不着这么客气!”李节也急忙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,毕竟姐夫帮小姨子也是应该的!”朱玉宁闻言再次一笑道,虽然话是这么说的,但李节总感觉今天的朱玉宁有点怪怪的,好像与以往的从容淡定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见蒲城郡主忽然揽住朱玉宁的手臂亲密的道:“姐姐,真羡慕你有姐夫这样的夫君,连玉清那个刁蛮的丫头提到姐夫时都是赞不绝口,我能从西安脱身,也多亏了姐夫搭救,说起来我也是沾了姐姐的福气!”

    蒲城郡主的话一出口,朱玉宁也立刻对她露出疼惜的神色道:“雪晴你不要这么说,当初若是知道你回去后会受那么多的苦,我无论如何也要求父亲和皇爷爷让你留下!”

    听到朱玉宁情真意切的这番话,蒲城郡主也眼圈一红,眼泪差点掉出来,朱玉宁也同样眼圈一红,这段时间她经常去探望蒲城郡主,自然也知道她在西安所吃的苦,这让她对那个二叔也更加痛恨,如果有可能的话,她真想砍朱樉几刀为妹妹出气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郡主你也要往前看,不要被以前的经历影响到日后的生活!”李节看朱玉宁姐妹二人眼看着就要相拥而泣,于是急忙开口劝道。

    “姐夫教训的是,我会记下的!”蒲城郡主这时有些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泪,随后又对李节露出一个勉强的笑脸道,“堂姐找你还有其它的事,你们聊吧,我去外面等着!”

    蒲城郡主说着迈步走出书楼,李节也好奇的看向朱玉宁,刚才她不是说没其它的事吗?

    只见朱玉宁也擦了擦眼泪,随后这才站直身子看向李节问道:“那个三国演义和水浒传是你献给皇爷爷和父亲的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难道也看过书稿了?”李节闻言也惊讶的问道,书稿不是都在老朱那里吗?

    “已经看过了,父亲等不及把书稿印刷成书,于是就请求皇爷爷让人抄写了一份,允熥又从父亲那里借了出来,刚巧被我见到,于是我就抢了他的书稿。”朱玉宁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难怪刚才殿下一脸的不高兴,原来是被你抢了书稿。”李节闻言也不禁笑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说这些了,那个三国和水浒真的出自一人之手?”朱玉宁再次追问道,看样子她对这两本书也十分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确切的说,三国是罗老先生写的,水浒是罗老先生的老师所写,他则负责修订。”李节开口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难怪这两本书的文风有些相似!”朱玉宁闻言也眼睛一亮,随即再次兴奋的问道,“那位罗老先生能写出这样的巨著,想必也是个博学多才之人吧?”

    “你问这些干什么?”看着朱玉宁两眼放光的模样,李节忽然有些不爽的反问道,虽然他知道这只是朱玉宁看书后的正常反应,但他还是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就问一下怎么了?”朱玉宁看到李节警惕的模样先是一愣,随即也捂嘴笑道,以她的聪慧,当然也看出李节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问……当然是可以问,罗老先生现在年过花甲,一心只想把书印刷出来,至于是否博学多才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李节自知理亏,当即再次回答道,只是却故意道出罗贯中的年纪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罗老先生年纪不小了,也只有饱经沧桑、见识过人间疾苦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书来!”朱玉宁懒的和李节计较,而是再次有些感慨的道,她还没有把三国看完,但已经被这本书中的内容感到震憾,自然而然也对此书的作者产生了几分兴趣,所以才会特意找李节询问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,年轻人同样也能写出不比三国差的书来!”李节看朱玉宁不理自己,而且再次夸赞起罗贯中来,当即也十分不服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你倒是写一本让我看看!”朱玉宁闻言也不禁调笑道,她看着李节的表现忽然感觉很有趣,好像自己也曾经和李节有过同样的表现,估计当时李节也是这么看自己的,这让她禁不住想拿李节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写就写,不就是一本书吗,你等我回去就给你写出来!”李节毫不退缩的道,男人绝对不能说不行,特别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就等着欣赏你的大作了!”朱玉宁并没有当真,而是再次开玩笑道,就算李节再有才华,可是在短时间内,她也不相信李节真的能写出能与三国相媲美的著作来。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