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冥老鱼 - 第两百四十七章 吹牛一时爽 我要做驸马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夜已经深了,书房里的灯还亮着,李节坐在书桌后面,嘴巴咬着手中的毛笔头,眉头紧锁的看着面前一片空白的白纸发愣。

    今天李节因为不服气,所以和朱玉宁打赌,要写出一部比肩三国和水浒的著作来,可这种话说来简单,三国和水浒位列四大名著之二,想写出一本与它们并肩的书谈何容易?

    光靠李节自己,恐怕就算是花上一辈子也写不出来,所以他本来打算做个文抄公的,可当真的拿起笔他才发现,他想抄都没地方抄,西游记他倒是很熟,可主要是从电视电影里了解,西游记的书他只看过一遍,而且看的好像还是青少年版的。

    至于红楼梦,四大名著中李节最不感兴趣的就是这本书,当年他曾经几次翻开红楼梦,可都只看了一点就败退下来,最后他还是强逼着自己看了一半,这才产生了兴趣,终于把整本书看了一遍,但也只有一遍而已,后来他就再也没有看过这本书。

    现在李节对红楼梦的记忆,也只剩下一句“寒塘渡鹤影,冷月葬花魂”,其它的全都忘了,甚至连葬花吟的第一句都没记住,这让他还怎么抄?

    “四大名著全军覆没,这下可怎么办,还有哪本书能让我抄?”李节咬着笔头低声自语道。正所谓吹牛一时爽,码字码到火葬场,他要是写不出来,日后怎么在朱玉宁面前抬起头来?

    “对了,除了四大名著外,还有明代四大奇书,甚至有一本书被列为四大奇书之首,排名还在三国、水浒之上!”李节这时忽然一拍桌子兴奋的道。

    所谓明代四大奇书,除了三国、水浒和西游记外,剩下的那本正是大名鼎鼎的金瓶梅,而且金瓶梅号称四大奇书之首,甚至影响到后来红楼梦的创作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李节兴奋过后,却很快又失望的摇了摇头,因为金瓶梅他虽然看过,而且还看过很多遍,可主要是跳着看其中的精华,至于那些枯燥无味的情节,他都是一扫而过,现在他脑子里对金瓶梅印象最深的也只剩下葡萄架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!像我这种正人君子,怎可写这种万恶之书!”李节一脸正气的自语道,当然就算他真的写出来,恐怕也不敢送给朱玉宁,否则肯定会被朱玉宁一刀砍死。

    封神演义、隋唐演义、说岳全传……

    李节把自己能想到的古典全都想了一遍,其中有些他的确很熟,甚至如果李节真的狠下心的话,不说一字不差的默写下来吧,但至少可以依照原来的书中情节,以自己的语言把整个故事完整的写下来。

    但这些书无论是在故事情节还是人物塑造上,都不及三国与水浒,毕竟四大名著可不是随便乱评的,这些书之所以没有被列入名著之中,也就代表着它们的实力不如这四本书。

    “古典就算了,要不再往后面想想吧!”李节最后终于放弃了古典,毕竟想要从古典中找到与四大名著并肩的实在有点不现实。

    既然古典不行,李节也只能另辟蹊径,这让他也很快想到了自己最熟悉的武侠,金庸古龙梁羽生的作品,他几乎是从小看到大,特别是金庸的书更是他的最爱,前世他在生命中最后那段时间里,陪伴他的就是一套金庸全集,当时他把这套书都快给翻烂了,书上的文字与情节全都烂熟于心,李节默写下来倒也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当然除了武侠外,李节还看过各咱类型的网络,如果能写出“三十年河东、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”的话,不但解气,而且十分贴合李节现在的处境。

    不过李节很快就放弃了网络,毕竟朱玉宁再怎么年轻,但也是个古人,连西游记和封神榜都没看过,如果一上来就给她看各种斗皇、斗尊满天飞的书,恐怕她一时间会接受不了,相比之下,武侠就比较温和,更容易让古人接受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节也立刻拿定主意,自己就写武侠,当然了,拿武侠和三国、水浒这样的名著来比,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,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级别,但武侠也有自己的长处,那就是娱乐性比古典要强。

    事实上如果熟悉发展史就会发现,越是向后发展,它的娱乐性就越强,特别是在后世那个娱乐至死的年代,娱乐性更强的各种网络也应运而生,连武侠都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开始没落了。

    如果如果只论文学性,武侠当然没办法与三国这样的古典相比,但武侠的娱乐属性却极高,这点不会有人去否认,所以后世看武侠的人远比看古典的人多上许多倍。

    决定了写什么样的,李节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来,随后只见他略一沉思,当即举笔在纸上写下“越女剑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虽然李节觉得武侠的娱乐性更好,但他也不敢肯定朱玉宁是否会喜欢,毕竟哪怕是后世,也有不少人对武侠无感,所以他决定先写一个短篇试试水,如果朱玉宁喜欢,他再写其它的也不迟。

    另外之所以写越女剑,李节也用了一点心机,因为越女剑是少数以女子为主角的武侠,朱玉宁应该更容易接受,否则李节一上来就写鹿鼎记的话,恐怕会被朱玉宁骂做淫贼。

    越女剑虽然号称短篇,但也有将近两万字,李节花了三天才写完,然后自己又润色了一下,这才把书稿订好,然后进宫把书稿送给朱玉宁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李节可没敢把书稿交给朱允熥,而是他让人通知了朱玉宁,然后由朱玉宁派身边的宫女亲自把书稿拿走,没有经过朱允熥的手。

    这主要是因为李节怕朱允熥偷看,万一再像上次那样,整夜不睡觉被老朱发现的话,那可就糟糕了,毕竟武侠不是三国,武侠应该被归为志怪一类,比之三国这种历史更加难登大雅之堂,如果被老朱发现,到时老朱可能会以为李节在故意教坏朱允熥。

    所以李节在让宫女把书稿带走时,也再三叮嘱对方,让她转告朱玉宁,不要让其它人看到这些书稿,免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当然李节也知道,就算他不说,朱玉宁应该也会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李节刚让宫女把书稿带走,朱允熥就找了过来,看着离去的宫女背影他也好奇的问道:“你又有什么事情找我姐,为什么不让我转告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姐写了首情诗,怕你偷看!”李节满嘴跑火车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写诗?”朱允熥闻言却一脸不信的道,别人不了解李节,他可是十分了解,别的不说,光李节的那手破字就不像是会写诗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不会写诗?”李节看到朱允熥的表情也立刻露出不服气的表情,随即一指朱允熥再次道,“听好了,我现在就写一首:问世间情为何物,只教人生死相许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还没等李节显摆完,朱允熥就一脸无语的打断他道:“这是人家元好问写的,而且这是词不是诗!”

    “哎呀!搞错了,我再来一首!”李节写武侠写迷糊了,竟然忘了李莫愁的这首词其实是在明朝之前,于是略一思索再次道,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心人易变。”

    “这首我倒是没听过,不过我读书少,说不定又是你从哪里抄来糊弄我的!”朱允熥吃一堑、长一智,这时依然认定李节是从别处抄的诗,不过他倒是说对了,李节的确是抄的,只不过是从后世抄的而已。

    “对了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后天二叔就要到京城了!”朱允熥这时不再玩笑,而是十分认真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后天?怎么这么慢?”李节闻言也终于露出正容道,上次蒲城郡主被放出来时,朱樉就已经到凤阳了,算算行程,他早就该到京城了,却没想到还是要等到后天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二叔不愿意走,护送他的人也不敢更催,只能让他在路上磨蹭,后天能到就不错了。”朱允熥说到这里忽然神秘的一笑再次道,“听说二叔在凤阳时还打算装病,结果被御医给识破了,气的他竟然打了御医,结果这件事被皇爷爷知道后,立刻再次下旨让他即刻来京城,哪怕真病了,抬着也要抬到京城,看来二叔这次肯定没好果子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!”李节闻言也恨声道,朱樉这个家伙的人品实在太差,这种人留在世上也是个祸害,不过以老朱的性子,估计不舍得杀他,最好是能囚禁他一辈子,免得他再出来害人。

    “后天你早点来宫里,到时咱们去凑个热闹,看皇爷爷会怎么处置二叔!”朱允熥这时也笑嘻嘻的道,他对朱樉也同样没有任何好感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到时我一定会来!”李节闻言也立刻点头道,这种热闹他可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此此同时,宫女带着李节的越女剑也终于来到朱玉宁的寝宫,只是李节并不知道,今天蒲城郡主也刚好在这里。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